水浒传中如果鲁智深跟武松单挑,最后会是什么结果?

来源:人气:999更新:2021-09-23 22:23:34

  马上林冲,步下武松。这是很多网友喜欢说并公认的一句话,这句话比较公允,因为这二位确实是马上步下没有输过。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步战中,武松能否打过花和尚鲁智深、青面兽杨志,也是众说纷纭:鲁智深能倒拔垂杨柳,两臂有万斤之力,武松能把三五百斤的石墩子抛起来再接住,在力量方面,明显是鲁智深占优势;青面兽杨志有金刀令公杨无敌(杨业或杨继业)家传刀法,能跟林冲斗得难解难分,而武松跟铁臂金刀周侗学艺时间较短,刀法可能还没得到精髓。

  武松能否打赢杨志,他们自己心中是有数的,武松和鲁智深杨志在二龙山相处时间很长,哥仨喝完酒之后肯定是要较量一些武功。在二龙山三大头领中,杨志排在武松之前,在梁山一百单八将中,武松又排在杨志之前,二人中间还隔着双枪将董平和没羽箭张清,但是不管是在二龙山还是在梁山,杨志和武松都没有对座次排序表示不满,除了他们交情深厚不计较座次之外,武功在伯仲之间,可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且不管杨志和武松在步下单挑谁能获胜,咱们今天的话题,还是从宋元两朝街头巷尾广泛传唱的《武十回》说起:武松与鲁智深这场单挑,好像是鲁智深获胜,为何有人说武松赢了?

image.png

  这个问题很难有大家公认的标准答案,所以笔者只好全文照录这场说书人不敢明说胜负的比拼,然后由读者诸君下最后的结论:鲁智深跟武松单挑,谁赢了?

  在《武十回》中,武松无疑是主角,而在《鲁十回》中,鲁智深又是主角,一个说书艺人可能既会说《武十回》,也会讲《鲁十回》,听众客官同样可能听过《武十回》也通过《鲁十回》,所以说书艺人很是纠结:说武松打倒鲁智深,台下有人飞茶碗;说鲁智深战胜了武松,台下也有人飞茶碗,所以他们不敢明言的问题,只能由熟读水浒系列演义平话的读者诸君来下最后的结论了。

  《水浒传》的作者是施耐庵罗贯中,现在也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笔者手上有一本影印版的《水浒志传评林》,上面就写着“罗贯中著,余象斗评”,内文署名是“中原贯中罗道本名卿父编集,后学仰止云登父评校”。

  熟知古代书籍署名规矩的读者当然知道这看似佶屈聱牙的文字是啥意思,即使看不懂也没关系,因为不管是罗贯中还是施耐庵,可能都是《水浒传》的编者而不是原作者,因为在宋元时期,水浒人物故事已经广为传唱,尤其是宋末元初小说家罗烨在《醉翁谈录》中记载,当年“瓦舍(就是浪子燕青常去的地方)说话艺人”经常说的,除了《》《鲁十回》、《武十回》,还有《林十回》、《宋十回》,甚至还有“石头孙立”、“青面兽”等小段子。

  咱们今天的话题,就是在宋元两朝广为传唱的《武十回》中,就有过武松师承来历和他与鲁智深交手的精彩描述。

  武松的真正武功,是跟当时大宋第一教头铁臂金刀周侗所学,这一点很多读者都知道,笔者就不再赘述,咱们从武松血溅鸳鸯楼之后暴打恶霸孔明孔亮说起。

  在《水浒传》中,武松暴打独火星孔亮有点无理取闹的意思,但是在《武十回》中,孔明孔亮可不是什么好人,他们跟师父宋江的品行差不多——宋江是黑白通吃猫鼠同眠,而孔明孔亮则是仗势欺人为害乡里:养了二百多条恶犬,“孔家要放这些狗出来打猎,凡是这狗经过的地方,庄稼都踏烂了,人也经常被它咬伤”。

  乡里人请求孔家不要放狗咬人,孔亮却要大家每年凑二百两银子替他买狗粮,凑不够便要打人,武松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才把孔亮打成了猪头。

  武松从孔家庄出来,直奔二龙山去投奔鲁智深,走在半路忽然想称量鲁智深一回:“若论武艺,鲁达原比武松高强。只是这几年中,武松浪迹江湖,多经锻炼,曾拜周侗为师,学得了一些本领,所以想与鲁达评比一下,看看自己武艺有无长进,日后为山寨出力,心中也有个分寸。”

image.png

  为了能跟鲁智深交手,武松使出恶搞手段直接告诉寻路的小喽啰:“我要‘商借’三千两白银,你告诉鲁智深,让他赶紧送下山来,否则我就要杀上去了!”

  鲁智深听了这话自然是勃然大怒,而青面兽杨志却在一旁偷笑,因为鲁智深刚才还在跟他吹嘘“和尚是世间第一等大智大勇的人”,现在就来了个不讲理的和尚来打脸了。

  青面兽杨志笑嘻嘻地想看俩和尚打架,林冲的徒弟操刀鬼曹正却耐不住性子,骑上乌骓马、提起镔铁朴刀就冲了上去。

  看过水浒原著的读者都知道,操刀鬼曹正是跟林冲学过真本事的,用杆棒跟拿朴刀吃霸王餐的杨志对战,也能坚持二三十个回合。

  曹正能跟杨志打完二三十回合跳出圈外,但是在武松面前,却连三招都挺不过去:“曹正放马前来,向武松顶门斩一刀劈下,武松起双刀,左右绞着,向曹正刀面上挡去。曹正刀被武松双刀撞着,一着力,朴刀向后直飘,几乎脱手。”

  曹正勉强挡住武松反攻的双刀,拨马就跑,武松也不去追,只是在后面笑着说风凉话:“快快送下路费,免得洒家杀上山岗!”

  曹正在三招之内被杀得满脸是汗逃回,鲁智深这才知道山下来了硬点子,自己不出手是不行了。

  为了激怒鲁智深使出全部本领,武松还接着恶搞鲁智深:“洒家普济(度牒上的名字),来自五台山昊天禅寺,拜师智真长老……”

  读者诸君都知道,鲁智深生平只敬两个人,一个是老种经略相公种师道,另一个就是师父智真长老。一听武松拿自己的师父开涮,鲁智深自然是火冒三丈,而武松还满不在乎地火上浇油:“和尚,可曾将路费送下?”

  鲁智深这时候又忘了自己也是和尚:“嗐呸!大胆妖僧,尔要路费,杖上来领!”

  鲁智深很生气,后果不严重,因为武松也不是善茬子,他就是要拱火跟鲁智深较量。

image.png

  为了便于读者诸君品鉴,这场单挑咱们还是原文照录:“武松跳过来,起手向鲁智深脑门上两刀劈来,鲁智深提禅杖来架,刀杖相遇,当一声响;武松旋身又向鲁智深脚上两刀,鲁智深提禅杖架开,回身一禅杖向武松头上打来;武松提刀十子绞抹开鲁智深禅杖,转手双刀向鲁智深前胸刺来;鲁智深抹开武松的双刀,起禅杖向武松前胸搠来。这一回书,称为三刀换两杖,武松劈了三刀,鲁智深耍了两禅杖。”

  读者诸君可以想见,在宋元两朝,在浪子燕青常去的地方,台上是说书艺人手舞足蹈绘声绘色,台下的燕青们偎红倚翠,听得目眩神迷,如果这时候说书先生让武松和鲁智深分出了输赢,那么肯定会有“武粉”或“鲁粉”往台上飞茶碗,然后在台下分成两拨大打出手。

  说书先生不敢明言鲁智深武松谁更厉害,只好让武松用双刀别住鲁智深的禅杖,谁也挣脱不开,最后让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赶来解围,双方哈哈一笑携手上山,从此开始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快乐生活。

  《武十回》如此演绎,台下看官肯定是皆大欢喜,但是读者诸君却可能有那么一点遗憾:如果张青孙二娘晚来一步,鲁智深抽出禅杖,能否把在争夺中消耗大量体力的武松击败?

  说书艺人不敢明言,笔者也不想找麻烦,所以最后还是把悬念留给读者诸君:如果鲁智深和武松大战三百回合,最后谁能打赢?

最新资讯

by 乐看网

Copyright © 2018